穿绿邮衣的小伙儿

穿绿邮衣的小伙儿

美文

王新立对我来说,20世纪80年代初的第一个秋天,是一个充满青涩、充满迷惘、充满渴盼的季节。高考落榜,前途渺茫,我不得不扛起父亲早就为我准备好的长杆锄头。站在空旷的田野上,极目远眺,视野之内,青的红薯秧,绿的大豆茎,还有一抹无际的白,那是邻家栽种的棉花,正在秋阳下绽放着绵软的银光。面对硕果累累的秋天,

阅读:17评论:02021-12-28

我们都是城里一棵无奈的树

我们都是城里一棵无奈的树

美文

我们都是城里一棵无奈的树假如我是,城里路边的一棵行道树,要想在城里的地路边有一方生存之地,就得忍受被人修剪与管理的无奈,尽管这些修剪和管理是那么地无情,完全不会考虑树的感受,有违树自由自在生长的本性,尽管树并不情愿被修剪,但也无法改变现状,就只能忍受了。不光是我们这些路边的行道树,会被人无情地修剪。

阅读:14评论:02021-12-15